路燈網,國家隊,香港旅游,學者,移動通信

常州目前在2018江蘇經濟排名第五,位居南通之后徐州之前,未來是否有可能被徐州后來居上淪為第六? <#21---->

發布時間:

如果單純按照經濟總量排名,常州在江蘇的排名無疑是第五,但與排名第六的徐州相差無幾,而且徐州有后來居上之勢。 數據顯示:南通是在2005年GDP超越常州的,但后來就被一路拉下,再也沒有回過神來,到2017年GDP差距已經拉大到1112億元。目前排名第五的常州和排名第六的徐州的GDP差距倒是不大,僅16.33億元。所以結論是常州超越南通成為排名第四的可能性不大,反倒是要防止被徐州超越,而淪為第六位。 說句實在話,80年代改革開放剛開始那會,蘇錫常一直走在全省前列,共同創下了所謂“蘇南模式”,但進入21世紀,常州就被落下了。 數據顯示:蘇州的人均GDP為16210.69元,每平方公里面積產出為21100萬元;無錫的人均GDP為16048.54元,每平方公里面積產出為22713萬元;常州的人均GDP為14033.22元,每平方公里面積產出為19068萬元。由此看來,無論是人均GDP還是單位土地產出,蘇州和無錫差異不大,在人均GDP方面,基本相同,蘇州略勝;在單位土地產出,蘇州略輸,無錫小勝。至于常州,無論人均GDP還是單位土地產出,就都要比無錫、蘇州低很多。

我今天只談經濟總量,不談人均GDP。

徐州和常州,都是江蘇省地級市,也是目前江蘇省經濟實力最接近的兩座城市。在江蘇省13市中,目前徐州經濟總量排名第六,常州經濟總量排名第五。至于南通,雖然目前排名第四,但經濟總量要高出徐州和常州很多,徐州和常州,目前很難超越南通。

徐州

常州

題主說法有誤,我不贊同。沒有什么徐州后來居上超越常州之說。根據我了解的資料顯示:

2015年,徐州經濟總量為5319.88億元,同比增長9.5%,江蘇省排名第5。

2016年,徐州經濟總量為5808.52億元,同比增9.19%,江蘇省排名第5。

2017年,徐州經濟總量為6605.95億元,同比增7.7%,江蘇省排名第6。

2018年上半年,徐州經濟總量為3318.09,同比增長4.7%,江蘇省排名第6。

2015年江蘇省經濟總量排名

再來看看常州,2015年,常州經濟總量為5273.2億元,同比7.2%,江蘇省排名第6。

2016年,常州經濟總量為5773.86億元,同比增長9.5%,江蘇省排名第6。

2017年,常州經濟總量為6622.28億元,同比增長8.1%,江蘇省排名第5。

2018年上半年,常州經濟總量為,3506.66億元,同比增長7.2%,江蘇省排名第5。

綜上所述,大家可以看到,常州也就是2017年,才以微弱的優勢反超徐州,2018年,繼續以微弱的優勢排在徐州之前。大家知道是什么原因嗎?

我認為,常州之所以能以微弱的優勢反超徐州,是因為常州迎來超越徐州的機遇,為啥這樣說?所有關注徐州的人都應該知道,2017年第四季度,徐州由于環保不達標,很多大型工廠和工地相繼停產停工,一直延續到2018年4月份,徐州的環保狀況好轉,才相繼復工。

到了2018年下半年,徐州已經遷移多個鋼廠高爐,改造多個焦化企業,還有徐州幾個熱電廠,上半年幾乎都是在停工改造,由燃煤鍋爐,改造為燃燒液化氣鍋爐。

目前,徐州的環保治理已經有了很大成就,天空真的變藍了,空氣變的清新了。這都是徐州犧牲GDP換來的,不然,常州怎么可能能超越徐州?未來,徐州經濟轉型成功之后,不僅會生態良好,空氣質量良好,藍天白云的天數也會越來越多,回歸江蘇省經濟總量第五,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希望我的回答能給題主作為參考。

首先,題主的描述存在明顯的錯誤。

1983年以前,常州與無錫同為江蘇省“省轄市”,沒有下轄代管縣,也就是所謂的光桿司令。這時的常州與無錫在同一水平線。而蘇州作為“蘇州專區”行政公署所在地,下轄眾多“代管縣”,國內生產總值數倍于常州無錫。

(江蘇 常州)

83年“撤地設市”區劃調整中,無錫得到了本屬蘇州專區的江陰縣、無錫縣,鎮江專區的宜興縣。而這三個地區都屬于原常州府八邑中的三邑,自古富有,當時也是蘇南最發達的兩個縣。常州就比較吃虧了,從鎮江專區得到了金壇和溧陽兩個比較落后的縣和原屬常州附郭的武進縣。至此,常州與蘇州無錫在總體上拉開了距離。

(江蘇 無錫)

可是,僅比較原“省轄市”的常錫(也就是常州市區和無錫市區),兩地仍然處于同一水平線。甚至,常州市區在總量和人均上都以微弱的優勢領先無錫。

南通的國內生產總量從來就高于常州。七八十年代常州的產值僅為南通的60%;90年代為72%;如今常州的產值達到了南通的84%,兩地的差距在不斷地縮小,但是想要超越的話可能性不大,畢竟基數存在的差距太大了。但是,要知道,常州不論在人口還是面積上都是遠低于南通的,人均下來任何數據都是碾壓式的領先南通。



(江蘇各市歷年GDP數據)

和南通一樣,徐州的GDP總量一直領先常州,曾經甚至領先南通。而擁有得天獨厚地理位置的徐州卻沒有把優勢變為產能。總量上先是被南通超過,接著被人口面積都不足自身一半的常州超過。2017年末,常徐兩地的GDP總量差距僅有17億元,而到2018年上半年,這個數字被拉大到了180億。

(江蘇 徐州)

眾所周知,徐州一直以重工業為傲,但是隨著經濟結構的轉型,第二產業的比重會逐漸縮小,交通優勢就會削弱。而第三產業徐州相比常州南通存在不小的差距,再想超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除此之外,徐州與常州真正差距還是在于農村。農村戶口人均可支配收入兩地存在天上一腳地上一腳的差距。事實上,徐州的第一產業(農林漁)比重任然超過百分之十,是個農業大市,而常州比重僅為2%,南通為5%。



(江蘇 南通)

最后,也是影響徐州經濟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隔壁省剛剛成立的“中原經濟區”。而“中原經濟區”與原來的“淮海經濟區”過于重疊,說明國家東部戰略發展方向已經從“淮海”轉移到了“中原”。其中影響最大的就是徐州。2017年“中原經濟區”剛成立,2018年徐州的經濟增速就從7%降低到4%。

(中原經濟區)

路燈網,國家隊,香港旅游,學者,移動通信 Copyright @ 2011-2019 路燈網,國家隊,香港旅游,學者,移動通信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2012淼哥六肖中特